2019-11-26
怎么过上有质量的生活?
  只有对现在的自己来说最适合、必要的事物,才有存在的意义。
  
  ——《断舍离》
  怎么过上有质量的生活
  拿着绿卡,在华尔街(Wall Street)一家公司拥有边间办公室,每年领着 6 位数美金(超过 300 万台币)的薪水,小林明年还将晋升为公司最年轻的合伙人。他才 25 岁,看似人生胜利组,却活得不开心,觉得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小林回想自己为什么换车?好像是同事开一辆更高级的车来公司。有更多钱却没有带来更多快乐,反而让自己掉入向上比较的陷阱,导致自己被绑在高薪的工作,只能赚更多钱来填补欲望。
  
  这是在线影音串流平台网飞(Netflix)的纪录片《极简主义》的内容,它的核心概念跟年初爆红的实境节目《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相似,都是描述物欲过多让我们疲惫,想要让人生变好,就得透过断舍离来达成。
  
  不是全部归零,是丢弃不必要之物
  
  所谓的断舍离,是断绝不需要的东西、舍去多余的废物、离开对物品的执着。提出者是日本作家山下英子,原本非常不会整理,直到一次旅游去了寺庙,一进门就感觉神清气爽,仔细研究后才发现,这是因为寺庙里没有不必要之物。这个概念,与当时日本正盛行的收纳术(指透过分类来进行整理)完全不同,是一个从加法变成减法的过程。
  
  在断舍离中,主角不是物品,而是自己,所以决定物品是否要丢弃,不是想这个物品可能会用到,所以留下,而是我现在要用,所以留下。两者的差异在于,从物品思考,会想着未来可能会派上用场,最后丢不掉;从自己思考,隐含了现在,我现在会用吗?不会就丢掉。
  
  但一定会有人说因为是重要的人给的因为自己很节俭别人知道我把东西丢掉,会很难过吧。但山下英子认为,物品当下没有帮到你,只是放在那,送你的人知道了,反而会不好意思,没有送对东西。当下用不到就是浪费,想通这点,送人或丢东西就不难。
  
  另一个迷思是,以为丢掉是放弃所有事物,像是出家一样。《物窒欲》提出反例,美国作家亨利.梭罗(Henry Thoreau)在山林中隐居两年,就写出《湖滨散记》。减少所有物就像是减少干扰,甚至是减少人际交往,让你得以做想做的事。如果抛弃让做事变得不方便,只是本末倒置。
  
  最后还有一个问题是一口气整理完,不久又会变乱吧?,所谓整理应该是养成每天做一点点的习惯,关键在维持。《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作者近藤麻理惠指出,这是大家误解了整理。所谓整理,是有丢有留,但多数人以为,是整整齐齐。但东西不丢,又不停买,结果又会变乱。
  
  内心与生活留有余裕,才有空间接纳新鲜事
  
  持有物过多的问题,其实是 19 世纪工业革命以后发生,在这之前,大部分的人连吃饱穿暖都需烦恼,囤积很少成为问题。工业革命后,生产速度高过需求速度,物品供给过剩,商品没人买了,企业必须思考如何赚更多钱。
  
  解决之道是把消费品当成流行商品,以宣传要用更好的方式鼓励人们消费;另一种是快速生产便宜但不耐用的产品,缩短产品寿命,让人们不得不消费。
  
  而消费态度、习惯的改变,带来了杂乱危机,一大堆东西混乱无序地摆在家里。心理学家达比.萨克斯比(Darby Saxbe)指出,查看、清理家里的杂乱,会增加身体调适负荷(allostatic load),造成身体系统上的折磨与损耗,让你感到更有压力。压力又会增加身体调适负荷,最后形成恶性循环。
  
  另一方面,家里物品愈来愈多,容易导致闪燃(当一个密闭空间里温度升高到相当程度之后,所有东西会在一瞬间同时燃烧的现象)的发生时间,从火灾发生后的半小时缩短至 3 分钟。而一旦闪燃爆发,即使全副武装的消防员,也会在两秒内死亡。
  
  为了解决囤积困扰,社会上出现对消费文化的反思。第一种是体验主义,认为跟物品相比,记忆很个人,所以体验比拥有容易得到满足,而且更便宜(租或共享,已经可以拥有美好的记忆),不需持有。不过,在社群媒体兴起后,连体验都可以比较,像是在脸书(Facebook)上比谁去的地方更多、看起来生活更快乐,丧失断舍离的目的。
  
  另外两种反思是极简主义(Minimalism)和麻理惠的整理魔法,都是只留下必要的物品。只不过,一个是以必要为标准,像是333 计划,指以 3 个月为期限,要求自己只能使用 33 件不同的单品作为衣着打扮,其中包含鞋子与珠宝首饰;一个是以心动为标准,比如说,拿起某个物品时,会不会有好回忆浮上心头。
  
  总结来说,断舍离不是新概念,在不同时代背景下,都有相似的运动兴起,但核心都是告诉大家
  
  摆脱囤积心结,不要陷于攀比,保留余裕才会有自由,有自由才能活得开心。
  
  3 种减法思维,找到最适合你的整理方式
  
  不论是极简主义、断舍离或整理魔法,本质上都是透过舍弃,来让自己的人生变得更好。只不过,对于你为什么舍弃为什么要留下的思考,还是存在些微差异。
  
  面对物品就是面对自己,整理房间就是整理自己。
  
  ——山下英子
  
  源自于印度瑜伽中的断行舍行离行,指斩断欲望、离开执着的修行哲学。山下英子于 2000 年提出,认为整理不是排放整齐、学会收纳,而是减法思维;主角不是物品,而是自己,透过问自己现在用不用得到,而不是未来可不可能用到,来辨识不必要之物。最后透过丢弃外物,扫除心中障碍,进而带来内心平静。
  
  极简主义
  
  一旦放下那些不重要的事物,就能自由地追求对我们真正有意义的事。
  
  ——乔舒亚.贝克(Joshua Becker)
  
  最早可追溯到《圣经》,但此名词的诞生是作为一新艺术派系,后延伸到生活,作为物质主义的反动。认为当商品和你的距离只隔一个键,你什么都买得到,但却买不到幸福。接着指出维持生活的必要之物不要超过一个皮箱,只留下最低限度的生活所需。一旦在物品上有了节制,金钱、时间、人生就有余裕,如此就能追求真正想做的事。
  
  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
  
  只留下令你怦然心动的东西,剩下的,全部毅然决然地丢掉。
  
  ——近藤麻理惠
  
  5 岁爱上收纳,15 岁读遍家政书,18 岁醒悟什么是正确的整理。2011 年在日本出版《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2014 年出英文版,意外大卖,光是美国就销售超过 150 万本。2019 年与 Netflix 合作拍实境节目,再度爆红。断舍离进阶版,从只丢弃不必要留下必要,进化成留下好回忆,让家里充满正能量,人生会变得更加幸福。